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
社会 国际 国内 社会 奇闻

揭A级通缉犯王力辉:帮工一年半未露真名 被当傻子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6-06
摘要:原标题:A级通缉疑犯王力辉:最开始被村民当傻子,帮工一年半未露真名5月31日,河北省张家口市公沟村村民卢九林的死,打破了这座小村庄的平静。经过公安机关侦查

  原标题:A级通缉疑犯王力辉:最开始被村民当傻子,帮工一年半未露真名

  5月31日,河北省张家口市公沟村村民卢九林的死,打破了这座小村庄的平静。

  经过公安机关侦查,卢九林雇佣的牛倌“小王”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张北县公安局6月4日发布的悬赏公告显示,小王真名王力辉,39岁,河南洛阳人。此前,他涉嫌在河南、河北、山西三省杀害5人,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。

  公沟村位于张家口市张北县西部的大河乡,有大片草原。公沟村就在横穿草原的公路边,三四排红砖红瓦的房子,十来户人家,在村里常住的不到40人。

  村里出了命案后,几个聚在村口的村民七嘴八舌的聊着“牛倌”王力辉的事。他们很难将在村里帮工的牛倌与通缉犯划上等号,不相信他会“这么狠”。到了晚上,村民们又会早早回家锁好院门,“怕杀人犯再回来。”

  截至发稿,王力辉仍在逃。公安机关针对他的悬赏公告遍帖张家口市的大街小巷,悬赏金额已从5万元提高到20万元。

  全文4123字,阅读约需8分钟

▲2018年2月5日,王力辉(左)在王家帮忙洗猪头,右为受害者卢九林。受访者供图

▲2018年2月5日,王力辉(左)在王家帮忙洗猪头,右为受害者卢九林。受访者供图

 ▲6月4日,卢九林家的牛棚。新京报记者高敏摄

▲6月4日,卢九林家的牛棚。新京报记者高敏摄

  “牛倌杀人了”

  在公沟村,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或求学,留下的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。47岁的被害人卢九林人称“九子”,是村里少见的“年轻人”。

  卢九林是养牛大户,有18头大牛和9头小牛。王力辉是被卢九林雇来放牛的,平时就住在卢家。因为从不对人提及自己的名字,村民大多称他“牛倌”。比较熟悉的人也只知道他姓王,叫他“小王”。

  5月30日下午,牛倌还和村民赵秀娥(化名)一起到山上放牛。这是他们的固定作息。但5月31日下午,赵秀娥放牛时却没看到牛倌的身影,“而且那天上午他就没去。”

  在村口聊天时,赵秀娥将此事告诉另外3名妇女,4人一起到卢九林家找人。还没走到门口,她们就听到牛叫——卢九林院门开着,屋门锁着,叫门时,卢九林、牛倌均无回应;十几头牛被关在不远处的圈里。

  见此情形,4人来到卢九林家后排的卢兵山家,让他给卢九林打电话,但没人接。卢兵山和妻子带着4人重新回到卢九林家。透过窗户,卢兵山的妻子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,被子捂得很严,“不知道是九子还是牛倌”。他们在门外喊了半天,屋里的人也不答应。

  卢兵山喊来一个年轻人,用斧头砸开门锁。卢兵山先摸了摸躺在床上那人的脚,冰凉,“估计已经死了”。掀开被子一看,是卢九林。他腹部有多处伤口,血已经凝固。

  “前一天晚上七八点钟,我听见俩人(卢九林、牛倌)在屋里大声吵架。”卢九林的四婶说,自己住在卢家正后方,不时可以听到侄子家的动静。有了这条线索,众人怀疑是牛倌杀了卢九林,很快拨通110和大河乡派出所的电话。

  当天下午,卢九林的妻子闫德粉从县城赶回公沟村的老家。她看到丈夫身中数刀,卧室墙上、炕上、被褥上都是血。“他人都没动,腿还蜷着。”闫德粉猜测,丈夫被杀时应该还在熟睡。

  经过侦查,张北县公安局确认“牛倌”为王力辉,公安部A级通缉犯。据山西灵丘、河北张家口等多地警方悬赏通告、协查通报,从2006年至2016年,王力辉涉嫌杀害5人、重伤一人。

  不知道叫啥名,可能脑子有点傻

  一年多前,王力辉正是先认识了闫德粉,之后才被带到公沟村的。

  闫德粉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,她第一次遇到王力辉是在张北县城小区楼下的垃圾桶旁。那是2016年11月,王力辉穿着又黑又脏的大棉裤、黑夹克,还戴着一顶棉帽在“捡破烂”。

  彼时,卢九林夫妇已分隔两地两年多,闫在县城照顾孩子上学,卢在村里养牛种地。闫德粉寻思找个人回家,在农忙时帮丈夫放牛,因此留意到王力辉,“他走起路来看起来挺年轻,应该可以在山里放牛。”

  见过两次后,闫德粉主动问王是否愿意去农村放牛。王力辉开的条件不算高:管吃管住管烟管酒,一天再给10块钱。

  当被问到叫什么名字时,王力辉低着头,说“给你家放牛,叫牛倌就好”。闫德粉还跟他要了身份证,对方说“没有”。尽管缺乏最基本的身份确认,闫德粉还是决定雇佣,“当时就觉得他可能有点傻”。

  2017年4月,卢九林到县城探望老婆孩子时,顺便将王力辉带回公沟村。虽然已经到了春天,但他还是冬天时的那身打扮,随身只带了两个馒头、一瓶水,外加两本书。

  起初几个月,王力辉不与任何人说话,更不肯说自己的名字,村里人只知道他是九子家的牛倌。多位村民告诉记者,牛倌刚来时,干活利落,但见到人就转头就走,吃饭都是一个人到角落里去吃。

  在闫德粉的记忆中,牛倌刚来时经常走着走着突然不动了,几分钟后才继续走,嗓子也老“哼哼哼”。村里许多人都认为,“牛倌只会放牛,也许脑子有问题,是个傻子。”

  在公沟村,村民们习惯把各家的牛凑在一起,各家轮流派人和牛倌上山,一起放牛。村里共40多头牛,卢九林一家就占了十多头。时间久了,王力辉和村民们逐渐熟悉起来。一名村民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,牛倌虽然话少,但谁家有活,他看到总会帮一把。

  去年农历八月十五后,庄稼收了,不用再到山里放牛。王力辉也趁着农闲到村民家里串门,话不多,但会帮老人们干活。大家这才发现,卢九林家的牛倌不是傻子。

▲案发后的卢九林家,平日王力辉住在西屋,卢九林住东屋,二人同吃同住,拍摄于6月4日。

▲案发后的卢九林家,平日王力辉住在西屋,卢九林住东屋,二人同吃同住,拍摄于6月4日。

  不用手机、不许别人给他拍照

  63岁的王占军(化名)是村里和牛倌最熟悉的人。

  两人约从2017年冬天开始熟络,隔三差五,牛倌会到王占军家串门。赶上饭点,牛倌就和王占军夫妇一起吃饭,之后就会看电视,一直看到九点多才走。新闻联播是牛倌最爱看的节目,王占军说,他每次来必看。

  但王占军夫妇对他的身份、经历也不了解。一次,王占军问他叫什么,“他就说他姓王。你是老王,我是小王。”也是从那时起,村里人才从老王那里听说牛倌也姓王。

  但对于自己全名、籍贯、家庭情况等,王力辉依然避而不答。有时,王占军随口问他一句,他就会反问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,又不是查户口!”

  自从到了公沟村,王力辉几乎就没去过村外,过年也不回家。平日里卢九林家来了亲戚,他会转身出门跑到山里,或者回屋闭门睡觉。在村里其他地方见了陌生人,他也会马上避开。

  “除了睡觉,他基本整天都戴着帽子,不允许别人给他拍照或者录像。”闫德粉说,一次卢九林上小学的小儿子要给王力辉拍照,他马上威胁说要把孩子丢到垃圾桶里。

  为此,村里人也在背后议论过,说他一个人在村里放牛,不说名字、没有身份证、不用手机,很奇怪。但没人往坏的地方想。

  这或许是因为牛倌小王很少与人发生冲突,而且“有文化”。闫德粉说,牛倌的字写得不错,还会给她四年级的儿子辅导数学题,“听讲话是个聪明人”。

责任编辑:采集侠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娱乐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06 中华汽车网学车频道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5115119号-1  技术支持:中华汽车网学车频道

电脑版 | 移动版